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hongxing11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失明前再看妈妈一眼 作者:陈轶男  

2016-12-18 11:38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2016年1月15日晚上6点半,在浙江宁波冬日的寒风里,一双浅褐色的眼睛和一双黑色的眼睛在焦急地互相搜寻。

  目光对上的那一刻,两个女人的眼泪同时涌出。冲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  褐色眼睛的主人叫莫莉·萨诺,来自美国西雅图,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大女儿继承了她和丈夫金色的头发,小儿子的脸庞却与面前的黑发女人有几分相像。

  莫莉从未想过会如此顺利地找到这个素未谋面却无比熟悉的女人。

  在过去的1年零8个月里,莫莉和丈夫一直在试图追寻这个黑发女人的身影。他们仔细地收集线索,在大洋彼岸拼凑着她的模样。几经努力,他们终于走到了一块儿。

  “我真的舍不得,我是真的舍不得。”莫莉面前的这个女人,哭得不能自已,用双手紧紧地握住莫莉的右手。几年前,这个女人遗弃了自己的儿子,她刚刚知道,孩子后来被送到了福利院,随后又被远在美国的莫莉收养。

  当两个母亲正在倾诉的时候,她们共同的儿子龙淼,正在9000多公里外的西雅图的深夜里,和姐姐米拉睡得香甜。

  相信我,这里的每一句话都在说,你应该去找他们

  这一场千里寻亲起源于一封信。

  2014年5月的一个早晨,莫莉接到了来自美国收养机构的电话。“我在这一行工作十几年了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一封信,其他的顶多是在小纸条上留下一两句话。”工作人员的声音略带激动,“相信我,这里的每一句话都在说,你应该去找他们(孩子的亲生父母)。”

  那是莫莉把养子龙淼接到美国3个月后,这个30岁的年轻妈妈想起来,她曾通过收养机构,向龙淼原在的宁波恩美儿童福利院索要更多龙淼的资料。

  一封信的扫描件传了过来。在这张A5大小的格子纸背面,写着密密麻麻的汉字,还有好几处涂抹错字的痕迹。龙淼被人发现时,这封信出现在他的襁褓里,信是孩子的亲生父母所写,字迹歪歪扭扭。

  他们给了孩子黄色的皮肤、乌黑的头发和漂亮的眼睛,却没能给他正常的听力。

  字里行间满是悲痛和绝望。大儿子天生失聪,医生说要做人工耳蜗,可是他们的经济条件很差,“连住的地方都没有”。龙淼出生后,竟又同样失聪。亲生父母在信里乞求:“求求你们,救救这可怜的小生命吧。”

  从那一天起,莫莉和丈夫就决定,寻找大洋彼岸这对陌生的中国夫妻。

  2016年1月12日,莫莉第二次来到宁波。

  莫莉上一次来到这里是在2014年2月,来接养子,一名被遗弃在宁波某小区门口而后被送到福利院的聋人弃儿。以入院年份的生肖为姓,孩子被福利院取名为“龙淼”。

  莫莉是一名手语翻译,她的丈夫是一名聋哑人。他们听力正常的女儿米拉出生后不久,莫莉开始为她寻找一个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。他们希望是一名聋哑儿。

  像莫莉夫妇这样来中国收养残疾儿童的美国家庭不在少数。自1992年对海外开放儿童收养以来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送养国之一。目前,美国家庭共收养了数万名中国儿童,其中约有八成是“特殊需要”儿童,这些儿童先天残疾或出生时患有严重病症。

  就在莫莉张罗着收养孩子的同时,宁波恩美福利院决定为龙淼提交涉外送养的申请材料。龙淼被诊断患双耳极重度感音性耳聋。

  在这个收留着200多名弃婴的福利院里,几乎没有健康婴儿。

  “他就是我的儿子!”2013年7月,在网页上看到淼淼的第一眼,莫莉心里“咯噔”一下就爱上了他。

  照片上的淼淼穿着黄色的衣服在地上爬,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,小嘴微张,肉嘟嘟的小脸蛋可爱极了。断断续续地看了好长时间,还从来没有哪个孩子让莫莉有过这种“被击中”的感觉。

  终于,在2014年,莫莉到了宁波。

  见到龙淼之前,莫莉按家族沿用“本(Ben)”的习惯为他取名为“贝内特(Bennett)”。身为聋哑人的丈夫克里斯,还给儿子起了一个手语的名字。在为淼淼录制的视频里,他把右手放在脸颊边,中指和拇指捏起,像是在捋小猫的胡须,模拟淼淼的中文名字发音。

  “你好,喵喵,我是爸爸。”他无声地跟儿子打招呼。

  聋盲人士可以做任何事情,这个病不会限制儿子的未来

  一晃两年就要过去了,龙淼已经完全适应了西雅图家中的生活。莫莉说,聪明的龙淼学手语很快,现在已经能与家人、邻居顺畅地交流。

  莫莉有时会给儿子看他在福利院时的照片,孩子会皱着眉头用小手熟练地比画着问:“爸爸妈妈你们去哪了?姐姐去哪了?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?”

  “我们那时候正在找你,一直在努力地找你呢。”莫莉和丈夫一遍一遍地安慰他,“找到你之后,我们就接你回家了。”

  这样的幸福时光没有持续多久。

  去年圣诞节前一天,莫莉接到儿子的主治医师的电话。医师向莫莉宣布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龙淼被查出患有罕见的遗传性疾病——先天性聋视网膜色素变性综合征,又称“乌谢尔综合征”,并且是最严重的一种。患者到10岁左右会出现视力障碍,20岁左右就可能完全失明,目前的医疗技术对此病无法干预。

  “我宁愿医生是在圣诞节过后而不是圣诞节前一天告诉我这件事。”莫莉苦笑着说。

  这个年轻的妈妈接触过很多乌谢尔综合征患者,对其症状多少有些了解。听到医生的宣判时,她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  丈夫克里斯得知消息,镇定地抱紧妻子,安慰道:“没事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我们可以让他做得更好。”

  莫莉认识的乌谢尔综合征患者中,有人获得了心理学博士学位,有人自己开公司,有人是波音公司工程师,有人哈佛毕业后在华盛顿当律师。“当然,也许不能当消防员。”这个外向的金发女人又眨着眼睛补充了一句。夫妻俩相信,哪怕失聪又失明,儿子依然会很强壮,很聪明,会拥有一切他想要拥有的东西。

  不过,这个年轻的妈妈也深知,残疾人要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,就像她“在事业上很成功”的丈夫一样。克里斯是微软的高级工程师,本身就是给儿子的绝好示范。

  “乌谢尔综合征的确诊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世界末日。作为一个妈妈,你总是希望你的孩子拥有一个容易一些的人生。他已经有一个艰难的人生了,”说着,莫莉的声音又哽咽了起来,“他才3岁多,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不幸的事情了。”

  莫莉希望,儿子在失明之前,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亲生父母,留下一些视觉印象。

  通过儿子亲生父母留下的信,这个年轻的妈妈知道,儿子还有一个哥哥。鉴于乌谢尔综合征是遗传性疾病,儿子的哥哥可能也有病,需要尽早去检查。

  一场漫长的寻亲开始了。莫莉给福利院发过邮件,打过电话,又通过朋友联络到宁波的一个热心人。当地媒体帮忙联系了当年接案的派出所,还找到了当年发现龙淼的小区保安。在寻亲的路上,淼淼亲生父母的形象在莫莉脑海中愈发清晰。

  2016年1月12日,莫莉再次来到宁波。为了这次出行,她提前半年就订好了打折的机票和酒店,还预约哥哥做她的旅伴。身材娇小的她和哥哥各自背了一个巨大的登山包,从西雅图飞了10个小时到上海,又转高铁抵达宁波。

  在宁波,莫莉一一拜访了这些帮过她的人,并详细问了儿子被发现的细节。

  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,莫莉一边流泪一边说:“如果找到了亲生父母,我想告诉他们,我们并不怪他们。我们理解他们,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无力照顾淼淼。我们希望能够让他们看到,孩子现在很聪明、很健康,被爱着,过得很好。”

  转折在两天后出现。一名当地记者联系到了宁波大学附属医院儿童听力筛查诊断中心,那里承担着宁波所有新生儿听力异常的全面检查工作。有一名医生找出了龙淼当时的病例。按照记录中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,对方正是淼淼的亲生父母。

  生母与养母见面后抱头痛哭。片刻后,龙淼的亲生母亲挣扎着向莫莉跪下。

  龙淼的生父和生母当年在宁波打工。因为大儿子失聪,他们想再生个儿子,希望他长大了能照顾哥哥。第二胎生下来是个女儿,第三胎就是龙淼,也被诊断出失聪。

  医生建议给小儿子装人工耳蜗,不然会耽误孩子。而他们当时浑身上下只有600块钱,“5年都挣不到装人工耳蜗的钱”。

  夫妻二人决定把孩子放到高档小区附近,希望被有钱人收养。在送儿子走之前,妻子还为丈夫代笔写了另外一张纸条:“宝贝对不起,我们是一对没用的人,希望你能遇到一位好心有爱心的有钱人来帮助你。”

  那天早晨,生母把孩子包裹好,放了几件衣服、一个奶瓶、一包奶粉,还有一个保平安的扎着红绳的铜钱。生父和他的兄弟骑着电瓶车把孩子带离了哭成泪人儿的母亲,放到小区门外一辆宝马车旁边。他们躲在一边,直到看到儿子被人发现并报警后,才抹着眼泪离开。

  “是我们上辈子积德,才给淼淼换来你这样的妈妈。淼淼跟着我们只有受苦的命。”生母对养母说。他们拼尽全力供大儿子入读了聋哑学校,但是由于不会手语,夫妻俩跟大儿子几乎没有交流。

  莫莉感谢龙淼的亲生父母赋予龙淼生命,感谢他们让她拥有了一个聪明漂亮的儿子,并且安慰他们:“儿子会有很好的发展。”龙淼的亲生父母略感宽慰。

  遗弃了孩子之后,淼淼一直是他们心头的担忧。看到外面有小孩在乞讨,他们就想,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。生父还做过噩梦,梦里面淼淼孤零零地躺在街上,一动都不动。直到看着莫莉手机里淼淼的照片时,他们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  一个说“他下巴像哥哥”,一个说“怎么变黑了”,夫妻俩都笑了出来,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