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hongxing11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两回事 作者:邓清波  

2017-03-05 09:55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军阀孙连仲的表弟贾克文,起初不愿意去投靠孙连仲,反而从保定跑到北京,应图书馆研究员刘盼遂之聘,拟担任书记员。贾克文晚上才到,第二天早上,刘盼遂起床后要其为自己倒一盆洗脸水,不料贾克文闻言勃然大怒,说:“我是来应征做书记员的,不是来当仆人的,请从此辞去!”刘盼遂十分惊讶,连忙表示自己失言了,以后不会再这样,但贾克文仍然坚决要走,刘盼遂只好说:“你远道而来,如果这样刚来就走了,我的心会很不安。恳请再留一天,你如果实在不愿意在我这里做,我就介绍你去另外一个地方。”贾克文这才答应。显然,在他看来,当书记员和给老板打杂做仆人,也是两回事。

  第二天,刘盼遂便把贾克文介绍给钱穆。此后,贾克文便在钱穆府上住下。还不出十天,中日局势有变,钱穆全家奉送母亲南归,就请贾克文留在北平为其守屋,贾克文毫不推辞。后来钱穆回到北平,贾克文便承担起照顾其饮食和洒扫庭院的责任,十分尽心,俨然成了钱穆的私人厨师。钱穆喜欢吃鱼,而且要鲜活的现宰现煮,贾克文虽怕杀鱼,但仍然从市场买活鱼回来,放在案板上等鱼自己死去再烹调。钱穆喜欢吃白菜,贾克文便每次买回白菜,将最好的白菜心炒给钱穆吃,自己把外边的叶子炒了吃。钱穆十分奇怪,有一次问他:“你刚来北平在刘盼遂家时,刘君仅仅要你倒一盆洗脸水,你就受不了,愤而辞去。现在你在我这里,成了一个厨夫,你却能忍耐下来,这是为什么呢?”贾克文说:“我来您这里还没有十天,您全家南归,就信任我,让我为您守屋。您对待我就像是一家人,没有半点疑忌,让我感到您就像我家里的长辈一样。您又把每月的开支都交给我管理,从来都不过问,这么信任我,我更加感动,只等以后师母回来我向她交账,如果没有亏欠,我就心安了。总之,我侍奉先生您,感觉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侍奉老祖父,请您不要再见外了。”

  贾克文和钱穆一家的情谊一直维系着。后来贾克文在孙连仲举荐下到张家口担任警察局局长,觉得不惬意,又回到北平担任闲职,仍对钱穆执弟子礼。因钱穆想要有一个更清静点的住处,贾克文便尽心寻找,为他租到了一个大律师家的后宅,钱穆非常满意。“七七事变”后,钱穆南下,贾克文还常常到其家中督导教育钱家子女读书,并经常出钱周济。两年后,钱穆全家离开北平,贾克文恋恋不舍,表示他日如果钱穆回到北平,他将继续追随。后来他还和钱穆通过一段时间书信,直到钱穆去广州后双方才失去联系。40多年后,钱穆从台湾到香港会见侄子钱伟长,才从钱伟长处得知,贾克文已经退休在家,但每年必定去钱伟长家中一次,直到老得走不动了,又命其儿子每年去钱伟长家。钱伟长受冲击被下放劳动多年,贾克文父子仍然坚持每年去探望一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